浙江分社 ? 正文

聚焦乡村振兴领跑者:龙泉融合发展的“问”与“答”

2019-09-17 10:22:13  
龙泉乡村景色。 刘方齐 摄
龙泉乡村景色。 刘方齐 摄

  中新网浙江新闻9月17日电(见习记者 刘方齐)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,地处浙闽赣边境的浙江龙泉因山之屏障,坐拥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禀赋。

龙泉住龙镇村景。 刘方齐 摄
龙泉住龙镇村景。 刘方齐 摄

  2017年10月,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;2018年,浙江省推出《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高水平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行动计划(2018-2022)》。顺应时势,龙泉也全面开启了新时代“三农”发展的新征程。

  美丽乡村、脱贫攻坚、盘活资源、挖掘乡愁……一系列乡村振兴“组合拳”不仅让龙泉由落后山城转身绿水青山、文明和谐的“代言人”,更让龙泉人感叹“幸福感洋溢在每个毛孔里”。农村增色,农民增收,农业增效,龙泉这条稳扎稳打的乡村融合升级之路,让老百姓尝到农村发展的甜头,更造就了中国乡村振兴的龙泉样本。

修整后的龙泉住龙镇“弹孔广场”。 刘方齐 摄
修整后的龙泉住龙镇“弹孔广场”。 刘方齐 摄

  环境嬗变显新韵 拆出美丽村居

  郁郁葱葱的竹林,清澈见底的龙泉溪,如画的美丽乡村……走进龙泉,一幅幅田园山水美景映入眼前。

  但少有人知的是,如今的这份美丽,最初是“拆”出来的。

  位于龙泉竹垟畲族乡集镇所在地盖竹村,村口大片绿油油的稻田、一溜错落有致的民房和宽阔整洁的街道,让人眼前一亮。

  “现在村里的路都宽阔顺畅,但几年前,进村的路边大约有6000多平方米灰头土脸的违建厂房,把路挤得很窄。”竹垟畲族乡乡长蓝杏幸说。

  不仅路难走,从前的盖竹村还有“猪在路上跑”的特殊“风景”。“当时村里养猪都不关在猪圈里,家禽家畜都在路上跑。”村民吴正梅回忆。

  吴正梅告诉记者,盖竹村中心有座“连心桥”,一桥分隔新旧两区。“在新区生活的村民都不愿意去桥那边。因为老村子全都乱糟糟的,污水横流。”

  2017年,龙泉小城镇综合治理全面铺开,竹垟乡当仁不让。拆除违建、五水共治、规范养殖……竹垟乡整合资金摸排“脏乱差”,改造沿线立面房1万多平方米,消除各类卫生死角千余处,终于再现“竹绕古村、水傍畲寨”,盖竹村更是被国家住建部评为2017年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示范村。

  村庄“换脸”的事在龙泉随处可见。在龙泉西北边陲住龙镇,副镇长朱艳领着记者来到村里的“弹孔广场”。

  “现在叫这个名字,但以前大家都开玩笑叫它‘火烧坪’,因为几乎每次在那儿盖房子都会被火烧。”认定这块地“风水不好”后,没人再在那儿造房子,渐渐地,空地成了破旧灰寮、猪栏的聚集地。

  “你家两平方、他家两平方,谁也说不清是谁家的地,就这样占用了三四十年。直到小城镇综合整治启动了,才发现这里头牵涉到了30多家农户。”

  村干部上门动员清理、村民互相监督劝导……“火烧坪”终于腾了出来。经过改造,如今的弹孔广场凉亭坐落、游鱼戏水、蜻蜓绕池,周围村民家门口更是花团锦簇。

龙泉塔石街道秋丰村的“暖心民宿”。 刘方齐 摄
龙泉塔石街道秋丰村的“暖心民宿”。 刘方齐 摄

  多元化脱贫致富 绘出乡村好“钱”景

  绿水青山常在,金山银山何来?乡村变美后,龙泉开始探索农民脱贫致富之路。可要让占比超80%的龙泉农业人口富起来,并非易事。

  “农民增收致富中,最困难的群体是低收入农户。”龙泉市农业农村局基层建设科科长陈东贵说,对此,龙泉实施“志智双扶”,开展先富带动后富。

  龙泉塔石街道秋丰村是出了名的“民宿村”,村子不大却有7家民宿,其中最特别的要数李春华的“暖心民宿”。

  两年前,李春华的丈夫患血癌去世。“治病花掉60多万元积蓄,我当时又没有固定工作,上有老下有小,真的困难到极点了。”李春华说。

  了解情况后,街道为李春华“量身订做”了一套精准扶贫方案:一边安排当地爱心企业结对,为她安排岗位,每月能有5000元稳定工资;一边通过众筹募得民宿启动资金15万元,再加上其亲戚朋友帮衬,将其危房改建为民宿。

  今年元旦,“暖心民宿”迎来了第一批客人。“多亏政府和亲戚朋友的关心和帮助,我有信心把民宿一直开下去。”李春华说。

  据统计,2019年上半年,龙泉实现低收入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5262元,增速14.3%。

  除了调动当地内生力量扶贫,龙泉还“借他山之石”,打通一条条“问海借力”的大通道,为村民致富“造血”。

种粮大户叶友仁在茭白田里忙活。 刘方齐 摄
种粮大户叶友仁在茭白田里忙活。 刘方齐 摄

  龙泉安仁镇安福村的公路旁,种粮大户叶友仁顶着烈日在茭白田里忙活。

  安福村的山垅田历来只种水稻,长茭白还是头一回,这份“茭情”正是龙泉和浙江桐乡建立扶贫协作结对关系的成果。两地农技专家、种植户经多次互访考察、探讨交流,认为在安福村种植桐乡茭白可行。

  “你看今年茭白价钱卖得多高!龙泉市场上能卖10块钱一斤,我很开心哩!”5点起床劳作的叶友仁抹了把脸上的汗珠,憨笑说,以前种稻子一亩只赚两三百元,如果茭白种得好,一亩收入能顶10亩水稻。

  安福村村委主任张伟平告诉记者,除了茭白,安福村还在小规模试种桐乡杭白菊。由于成效不错,计划明年将扩大杭白菊种植面积,为农民增收再添力。

龙泉上茶街。 刘方齐 摄
龙泉上茶街。 刘方齐 摄

  探索农文旅融合 小山村上演“文艺复兴”

  除了“生态宜居、生活富裕”,“乡风文明”亦是推动乡村振兴的新晋力量。“腰包”问题得到解决后,追求品质生活和精神文化的富足成了越来越多龙泉人的新奔头。

  “昔日麻将声声,如今村歌嘹亮。”在龙泉,农民自导自演的乡村春晚正在成为全民参与的文化娱乐活动。各村组建“村晚”文化志愿队,爷爷秧歌队、娃娃模特团,轮番上阵,各展才艺。

  2018年春节,龙泉宝溪乡溪头村的“村晚”更是在全国“火了”。来自全国12个村的草根明星齐聚溪头村的露天大舞台,情景剧、采茶戏、曲艺表演、民俗茶艺……一场“斗村晚”用原汁原味的“乡村格调”,展现了对乡村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坚守,彰显了草根的文化自信。

  “村晚丰富了农民精神生活,更成了乡村一大品牌,慢慢带动了当地旅游业发展。”龙泉市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晓峰说,“村晚+景区”成了春节期间龙泉乡村游的主打模式,有的村民还把村晚端上淘宝店,吸引外地游客赏民俗过大年。

  在位于龙泉溪南岸的上茶街,文旅农融合发展亦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走在这条龙泉“网红街”上,龙泉青瓷玉壶春图案的镂空连廊、飞挂在墙上的青瓷大茶壶,以及沿街各家茶室里摆放的青瓷茶具,都讲述着“水、茶、瓷”文化。

龙泉农村村民制作农家酒、李子干等售卖。 刘方齐 摄
龙泉农村村民制作农家酒、李子干等售卖。 刘方齐 摄

  除了喝茶、买茶,上茶街几乎每晚都会举办特色活动:创意集市、蜜蜂日、西瓜节……“我们希望融入更多文化的元素,延长产业链,提升价值链。”龙泉市农业农村局茶叶办主任周陈清说。

  “环境美了,产业有了,民风好了。龙泉的农村不是在空心化,而是在内涵化。”周陈清感叹。

龙泉竹垟畲族乡盖竹村的连心桥。 刘方齐 摄
龙泉竹垟畲族乡盖竹村的连心桥。 刘方齐 摄

  夜色渐浓,竹垟畲乡连心桥上,老人们收起二胡聊完家常,打道回府;安福村茭白地里,忙了一整天的叶友仁理好家伙,绞干裤腿回家吃饭;站在自家民宿门前的空地上,李春华望着天上那颗星星,盼着日后生活能安心顺利。

  乡村振兴的东风犹如一支饱蘸墨水的妙笔,在龙泉大地上,栩栩绘出一幅以美丽、实力、幸福为主色调的乡村新画卷。告别昔日的荒山荒田,敞开怀抱迎接八方来客,龙泉演绎的乡村振兴故事,成为点燃中国乡村振兴的“薪火”希望。(完)

[编辑:徐逸艺] 来源:中新网浙江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