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分社 ? 正文

废弃矿山逆袭之路:变身“百花谷”成浙农“聚宝盆”

2019-07-22 14:47:55  
    韦忠良在打理盆栽 闵峰 摄    韦忠良在打理盆栽 闵峰 摄

  中新网湖州7月22日电(见习记者 施紫楠)7月,浙江湖州东林镇百亩“花园”花期已过,59岁的韦忠良还是很忙碌。“虽然花谢了,但每天来的游客依旧络绎不绝。”

  东林镇三合村村民韦忠良,养花近三十年,村里人都戏称他为“花痴”。2016年,镇上对废弃矿山进行复绿整治时,韦忠良做了一件“疯狂”的事——承包村里320亩废弃矿山,将其打造成一个大花园。

  一年后,鲜花姹紫嫣红,盆栽千姿百态,点缀着这座矿山,或风姿绰越,或苍古雄奇。若不是韦忠良介绍,很难有人能将眼前这片美景与粉尘蔽日的过往联系起来。

  “改头换面”后,花园吸引游客,游客带来收入。废弃矿山种植花卉植物的方式,不仅推动乡村旅游发展,还带动周边农民就业。

游客与花自拍 闵峰 摄游客与花自拍 闵峰 摄

  对于64岁村民俞金江来说,这个年龄已经很难再找到工作。现在他每天来韦忠良这儿打理花园,一个月能拿到5000元(人民币,下同),生活压力减轻许多。

  “原来老俞就是在矿山里打零工,退休后又来到我这里种花。同样是矿山,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样子。”韦忠良抓起一把地上残留的石硕感慨,“多好的矿石啊,富了村子却伤了环境。”

  言语间,韦忠良的思绪飞回以前开矿机器轰鸣的年代。

  湖州矿山资源丰富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不少乡镇“靠山吃山”,通过开山采矿发展经济。

  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理论发源地安吉,鼎盛时矿山开采便近300个。天荒坪镇余村,凭借优质石灰岩资源,一举成为安吉规模最大的石灰石开采区。

韦忠良给花海浇水 闵峰 摄韦忠良给花海浇水 闵峰 摄

  “那时候,石矿被村民称作‘命根子’,每年村里靠开采石矿就能有二三百万纯收入。”说到这,余村村主任俞小平话锋一转,“但红火经济效益的背后,是对生态的严重破坏,这也成了村民心里多年来挥之不去的痛。”

  余村村民王月仙回忆,那时村里一到下雨天就水土流失严重,道路泥泞,百姓出入难行。“到了晴天就是漫天粉尘,窗户成天紧闭,住在路边的人连衣服都不敢晒在外面。”

  是沿老路继续坐吃资源饭,还是为了更“明媚”的未来另谋出路?余村选择了后者——2003年,余村陆续关停矿石开采;一年后全面停产,并对矿山进行复垦复绿。

  如今,余村原有的矿山已被绿色植物覆盖,原有矿区作业平台上各式鲜花争奇斗艳,成为一大“网红打卡点”。

  上海人来了,北京人来了,国外的友人也来了。在澳大利亚的Bruse眼中,这个乡村所有的东西都是绿色的。“他们也许曾经走错了路,但现在走对了。现在的‘路’更加美丽和健康。”

  Bruse的感受,折射出整个浙江对矿山生态修复的重视。有相关专家认为,目前废弃矿山生态环境问题日益凸显,寻找一条有效的途径来恢复生态环境迫在眉睫。

  而发展旅游,成为矿山修复的动力之一。如浙江遂昌的千年金矿,自2005年被列入国家矿山环境与生态治理重点项目后,通过改善旅游环境,一跃成为国家AAAA级景区,古矿山焕发新生机。

  而在今天,百里之外的东林矿山山顶,郁郁葱葱,金色的阳光透过指间洒在韦忠良脸上。弯下腰,轻抚幼苗,他坚毅的眼神中,透出一份希望。(完)

[编辑:马牧青] 来源:中国新闻网
×